<code id="2nuoh"></code>

<output id="2nuoh"></output>

  • <blockquote id="2nuoh"><button id="2nuoh"></button></blockquote>

      对于死亡,我想谈论和了解:《悲伤的力量》新书签售会

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3-15 4评论 3850阅读
      文章封面


      在许多文化里,死亡是一个敏感到成为禁忌的话题,但却是我们逃避不开的命运。直面死亡,撕掉那些伪装的面具,面对最真实的自己,这不光是勇敢者的,而是所有人的功课。

      ?

      3月23日,我们邀请到《悲伤的力量》作者、英国悲伤心理治疗先锋人物朱莉娅?塞缪尔、格调》杂志出版人兼主编石晓芳做客中信书店·芳草地店,聊一聊如何面对、应对身边人的离开、如何处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、创造生命的意义。


      ?#20266;?#20171;绍?



      朱莉娅?塞缪尔?

      悲伤心理治疗师,伦敦圣玛丽医院妇幼保健先驱人物,英国丧亲儿童基金会创始人,服务于英国国民保健署(NHS),同时创办个人诊所,25年来为无数丧亲家庭提供了专业心理辅导。



      石晓芳

      《格调》杂志出版人兼主编

      “温暖星球”发起人

      著有图书《所谓幸福》


      时间

      3月23日(周六)?14:30- 17:00


      地点

      中信书店·芳草地店

      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9号楼负二层LG2-05号


      扫描二维码,立刻报名


      另外你还可以报名长庚医院专场——


      3·21,《悲伤的力量》作者?朱莉娅?塞缪尔将做客·清华长庚医院,对谈王一?#20581;?#36335;桂军、王治军等国内生死?#36867;?#25512;动者、先行人,分享生死问题的东西文化差异,面对并理解死亡带来的悲伤,重新获得生活的意义与力量。



      邀请?#20266;?/span>

      朱莉娅?塞缪尔?

      悲伤心理治疗师


      王一方?

      北京大学,知名医学人文专家


      路桂军

      ?疼痛专科医生,临终关怀专家


      王治军

      ?生命文化研究所所长


      刘谦?

      中国人民大学,医学?#27515;?#23398;专家


      周翾?

      儿科医生,儿童临终关怀专家


      王玉梅?

      宁养专科医生,生命?#36867;?#19987;家


      尚书?

      肿瘤科医生,CCTV12频道健?#21040;?#30446;主播


      时间

      3月21日 周四 15:00-17:30


      地点

      北京市昌平立汤路168号北京清华长庚医院

      ?门诊楼二层东大厅


      扫描二维码,立刻报名

      (温馨提示:本场活动为半开放分享会,限制参会人数100人,审核通过后会有工作人员电话通知)





      以下为译者——《非诚勿扰?#26041;?#30446;心理学学者?#20266;?#40644;菡博士所作序言:


      对于这些“可怕”的事情,我想去了解和谈论

      黄菡


      2017年5月,企鹅兰登出版社的王怡翾女士联系到我,邀约我翻译《悲伤的力量》一书。这是近些年来我接受得最爽快的工作。


      在《非诚勿扰》的某期节目中,当一对幸运的?#20449;伪?#29301;手离开时,我照例有一两句感言,忘了那次是因为具体的哪一点而感慨,我说了大意如下的话:


      “人生千差万别,有时会让人觉得如此不平等,但人生中至少有两件事情,在它们面前人人平等——爱情和死亡。”


      我当时想表达的意思是,人人?#22025;?#27861;抵御爱情来临时的攻城略地,正如人人最终?#23478;?#38477;服于死亡。



      节目播出后,有个观众在我微博上评论道(大意如下):“你怎么能在别人牵手的大喜时刻说到死亡,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。”


      我看到这条评论先是有点儿心惊,对呀,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地煞了风景,我?#36335;?#30495;的从这条评论的几个字里看到了可怕的事情和?#24535;?#30340;情绪。


      继而我又思考,我们对死亡是多么敏感,那?#36824;?#20247;能够在众声喧哗中敏锐捕捉到这个字眼,而我竟然在看起来完全无关的场景和话题中联想到这个意象。


      后来我似乎有点儿明白,在许多文化里,死亡是一个敏感到成为禁忌的话题,是“?#32771;?#37324;的大象?#20445;骸?#24847;指所?#24515;?#20123;触目惊心地存在着却被明目张胆地忽略甚至否定的事实或者感受……在一个电视相亲节目中,?#20266;?#20204;七嘴八舌?#27835;?#26576;个相亲失败的男人哪句话说错了,哪个表情不?#20445;?#21364;绝口不谈他的职业是厨师或者鞋匠的事实,这时候,电视?#32842;?#37324;站着一只大象。”


      对于那些极其可怕的事情,我们谈还是不谈?


      个人生活里遍布着这些“可怕”的事情:


      天生残障、父母虐待、老师歧视、校园霸凌、学习障碍、升学失败、未婚先?#23567;?#24651;人分手、配偶出轨、意外怀?#23567;?#20851;系恶化、背叛伴侣、离婚、?#24515;?#21361;机、性功能障碍、健康恶化、失亲、失业、经济危机、生意失利、职场压力、药物成瘾、酗酒、意外事故……还有,更大的悲剧,天灾、战争、暴政、社会动荡。


      对于这些“可怕”的事情,我想去了解和谈论。



      1988年秋,我结束了南开大学社会学系本科阶段的学习,开始做社会心理学方向的研究生,师从乐国安先生。乐老师交给我的第一个研学项目是翻译一本名为?#35835;?#32456;关怀心理学》的英文书籍。


      因为种?#21046;?#23454;我也不甚了了的原因,虽然我完成了翻译,但该书最终未能出版。那是我第一?#25105;?#30740;究的目光接触死亡这个命题,它留给我的印象是艰?#36873;?#22797;杂、混乱、迷茫、无助。无论是临终者还是经历了失亲之痛的遗属,他们都需要得到帮助,起码是恰当的理解。


      而在那时的生活经验中,临终者总是被简单?#21442;浚?#22312;我看来简直几近糊弄:“没事的,马上就会好起来,过些天就可以回家了?#20445;?#21516;时,遗属们总是被粗糙地鼓励,“节哀顺变,保重自己,忘掉过去,迎接明天”。


      这恐怕源于我们从不或者疏于谈论这个问题,也难于思考这些可怕的事情,所以事到临头便不知所云,不如失语。


      2011年9月最后一天,我随《非诚勿扰?#26041;?#30446;组从南京去到北京,准备参加第二天的节目录制。我入住酒店是晚上八点左右。十点左右,接到家里电话,先生的口气急促而又克制,他说:“你不要着?#20445;?#20294;是你要做好准?#31119;?#20320;爸可能不行了……”


      父亲是当天早晨住院的,不是因为生病,是为了体检。他那年83岁,除了些貌似无关大碍的老年病,仍像以往一样身体健康,精神矍铄。


      夏去秋来,他打算全面检查一下身体,做些针对性的调理和保健,为了免于来回奔波所以选择了住院。就在当天晚上,他突发大面积心肌梗塞,从对护士说“我难受?#20445;?#21040;心脏停止跳动,大概不超过一个小时。


      因为毫无防?#31119;?#25152;?#36816;?#31163;开的时候,身边没有一个亲人。所以家人赶到医院的时候,面对的是他的遗体。所以当时我只能在电话里跟已然离去的父亲告别。


      我将永远无从得知,?#33267;?#20043;际,父亲感到了什么,他想要我为他做什么。


      也许,我将永远不能停止想象?#22909;至?#20043;际,他感到极大的孤独与?#24535;澹?#20182;想要对视到亲人的目光,感觉到亲人的抚摸。


      得知《悲伤的力量》的主题是“面对死亡?#20445;?#25105;?#36127;?#26159;立刻决定接受这个翻译工作。


      与我的初想不同,这本心理辅导书更多的并不是直接给出疗愈失亲创痛的理论、原则、方法,而是不厌其烦地记述她和案主面谈与交往的每一个细节,不同的关系,不同的故事,不同的过程,相同的是,我们?#23478;?#36208;过这一段黑暗的泥泞之路。


      有人幸运些,有手相牵,有灯引路;有人艰难些,孤单无靠,四顾茫然,朱莉娅·塞缪尔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。她不能指明你的出路,也不能代替你走过你的必由之路,但她可以以专业的姿态和共情的步履伴你左右。当我们在人生中寻求突围,旁人能做的也无非如此了。


      “如果作为?#27515;?#27880;定就是受限的,那么,医护专业和机构……理应协助人们搏击这些局限。有时候,我们可以提供疗愈,有时候只能提供慰藉,有时候甚至连这一点都做不到。但是,无论我们能够提供什么,我们的干预,以及由此带来的风险和牺牲,只有在满足病人个人生活的更大目标时,才具有合理性。”


      《悲伤的力量》给了我直面死亡问题的力量。






      0

      回复

      作者头像

      壹心理?#25918;?#37096;

      TA在等你的回复~

      (不超过200字)

      提交回复
      向下加载更多

      私信

      壹心理?#25918;?#37096;一条私信

      取消

      问题反馈

      平特肖规律
      <code id="2nuoh"></code>

      <output id="2nuoh"></output>

    1. <blockquote id="2nuoh"><button id="2nuoh"></button></blockquote>

        <code id="2nuoh"></code>

        <output id="2nuoh"></output>

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2nuoh"><button id="2nuoh"></button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大乐透可以计算公式 新时时彩开奖方法如下 买贵州快3 娱乐城真人龙虎斗 天津11选5开奖走势 江西快3一定牛 西甲球队介绍 体彩湖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广东彩票36选7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 百家乐网络 淘宝快3 pc蛋蛋外围赌博摸鱼技巧 微信国彩骗局揭秘 贵州快三技巧稳赚法